完整版《婚开二度:邪佞总裁娇宠妻》全文免费阅读

2019-10-08 12:55:08 芜湖新闻网

打印 放大 缩小

      

  《婚开二度:邪佞总裁娇宠妻》已上线【岁月小说】 连载中,书号:491

  喜欢读这本书的宝宝只需在微丨信公丨众号(岁月小说)回复书号即可阅读全文

  第10章 订婚之事

  安颜坐在阳台上看着外面的景色,天已经慢慢黑了下去,商驰还没有回来。

  突然,手机响了,是别人给她的邮箱里发了一个视频,她好奇着打开,里面居然是商家和曲家在一起吃饭的视频。

  安颜睫毛微微颤抖,她看见视频里,商驰和一位明眸皓齿娇小玲珑的女人坐在一起,那个女人主动给他夹了菜,商驰微微点点头,表示感谢。

  这应该就是曲婉宁,娇艳俏丽的容貌,优雅大方的谈吐,脸上荡漾着迷人的笑容,安颜被她绚烂的笑容刺痛了心脏。

  果然如王淼所说的,她是一个落落大方,很美好的人。

  这样的人,商驰应该会很喜欢吧。

  像她这样的人,才有资格陪在商驰的身边,自己,却像一只被饲养的金丝雀。

  曲婉宁的父亲是一个看上去很精明的中年男人,视频中,他对曲婉宁说道:“婉宁,快敬商总裁一杯。”

  曲婉宁略带羞涩,然后端起酒杯对着商驰。

  商驰也举起酒杯,可是脸上并没有笑容,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  “等你们结了婚,我们两家的事业可以更上一层楼了,毕竟都是一家人了,哪还有你我之分啊。”商驰的父亲大笑着说道,看样子,他是真的很开心。

  “是啊是啊,早就听说商总裁是商业奇才,把商氏企业打理的井井有条,等你们结婚以后,还要靠商总裁多替我帮帮忙呢。”曲婉宁的父亲对他很是客气。

  长辈是对晚辈的态度,也由此可见商驰在商业圈中的地位。

  商驰嘴角抽动了一下,并没有反驳。

  安颜紧紧的握着拳头,修长的指甲嵌进掌心,她却丝毫不觉得痛。

  还没有看完,安颜便立刻关掉了视频,她已经有点承受不住了,本以为自己只是他的情人,可是为什么看到这一幕,她居然如此难过。

  电话铃声响起,一个陌生的号码,安颜把手机放到耳边,那边居然传来商祺的声音。

  “怎么样?我发给你的视频看到了吗?心里有什么想法?”商祺的话阴阳怪气。

  安颜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做的。

  她不想理他,于是很平淡的说道:“没什么想法。”

  “哦?”商祺挑起眉毛,脸上的表情透露出一股阴狠,“我只是想告诉你,他们在商讨结婚的事呢,你有没有兴趣听听细节?”

  “没有。”安颜说了一句,然后立刻挂了电话。

  天已经黑透了,自己来这里几天,商驰从未回来过夜,安颜蜷缩在床上,眼睛里闪着晶亮的泪花。

 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。

  安颜好不容易熬过一个晚上,等她起来的时候,手机上的新闻提示却再次给了她沉重的打击:商氏企业总裁与曲家大小姐近期将准备订婚事宜。

  安颜自嘲的笑笑,该来的总会来,他们才是天生一对啊。

  这时候商驰的电话却打了过来,安颜纠结着还是接了。

  “公司那边的事你不用管,一切都交由专门的人去负责处理了,你只需要每天在家等我就可以了。”商驰直入主题,没有多余的话。

  安颜嗯了一声,也没有多说话,商驰便把电话挂了。

  等你?

  可是你哪天晚上回来过?

  安颜觉得好笑,抬手轻轻拭去脸上的泪水。

  可是就在安颜以为晚上他仍然不会回来的时候,他却回来了,并且带着满身的酒气。

  陆韶光扶着醉醺醺的商驰,送他回到别墅。

  安颜看见有些惊讶,陆韶光解释说:“他因为要跟曲家订婚,所以才去喝了酒。”

  陆韶光声音刚落,商驰便打断了他:“别乱说话,我的事不用你管!”

  陆韶光无辜的耸了耸肩,然后对安颜说道:“人我给你送回来了,你好好照顾他吧,我走了。”

  他离开以后,安颜看着躺在沙发上酩酊大醉的商驰,心脏早就被撕成一片一片的了,可是她不明白,准备和曲婉宁订婚,他为什么要喝得大醉?

  安颜转念一想,可能是高兴的吧,和那么完美的女人结婚,是个男人都应该会很高兴的。

  安颜心情沮丧,可还是让张管家帮忙把商驰扶回房间里,她用毛巾湿了温水,然后仔细的给他擦拭着脸和脖子。

  “好热。”

  商驰咕哝了一声,用手扯了扯衬衫的衣领,衬衫上的第一颗扣子落了下来,瞬间露出一片小麦色的肌肤。

  安颜有些慌张,本想扔下他一走了之,可是见他紧皱着眉头,好像很燥热痛苦似的。

  想了想,还是伸手替他慢慢的解开衬衫,商驰完美的身材就这么暴露在她的视线里。

  安颜的脸瞬间红了,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赶紧手忙脚乱的拿着毛巾给他擦拭身体,眼神飘忽不定,心跳突然加速,呼吸急促,好像有点喘不过来气。

  替他擦拭干净上身,安颜就准备起身离开房间,可是刚站起来,手腕就被商驰扣住。

  安颜惊呼一声,下一秒,整个人就被他拽到了床上。

  安颜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,等清醒过来,发现自己已经被商驰压在了身下,两个人的呼吸都有些混乱。

  “你……你,干什么?!”安颜大叫着挣扎,此时,她有些害怕。

  “吵死了!”商驰睡眼惺忪的看着她,然后立刻欺身压下。

  炙.热的双.唇堵住了安颜的嘴,双手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走。

  安颜惊讶的睁大了眼睛,想要推开他,却没有一点力气,身体软软的,双手抵在他的胸.膛,倒有点像是欲拒还迎,不禁让商驰更有了兴致。

  “你,放开我!”安颜还在奋力挣扎着,眼泪积蓄在眼眶里。

  商驰在她娇.嫩的脖子上咬了一下北京哪里能治的好癫痫病,好像是惩罚她不老实。

  安颜吃痛,身上的衣服瞬间被他扯了下来,光.滑的肌.肤暴露在冰冷的空气中,商驰火热的身体覆盖住她,冷热交替,安颜感觉痛不欲生。

  房间里飘进来不知名的花香,夹杂着浓烈的酒气,安颜的眼泪缓缓流下。

  对她来说,这是个残忍的夜晚,自己等了他很多个晚上,却等来了这样的局面。

  第11章 委屈

  窗外,几颗忽明忽暗的星星挂在黑暗的天空中,显得极其单调无味,而此时的房间里一片暧.昧旖.旎的景象。

  安颜看着窗外的夜色,酒气渐渐变淡,空气中的花香却越来越浓郁,一切终于结束了,也终于归于平静了。

  安颜侧脸看着已经睡着的商驰,呼吸平稳,好像刚刚的激烈从未发生过一样.

  可是凌乱的房间,她身上的痕迹,都说明了他刚刚对她做了什么。

  此时的她,像一个破碎的布娃娃.

  安颜咬牙忍着酸痛的身体,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,打开房门,转脸看了一眼身后熟睡的男人,心痛难忍,好像一把刀子直击心脏。

  她转过脸慢慢的关上了门,然后拖着自己破败的身体往自己的房间去。

  他只是把她当做发泄的工具,从没有在意过她的感受.

  她的高傲,她的自尊,在他的面前完全不堪一击!

  在回到自己房间的途中,却遇到了前来送醒酒汤的张管家。

  “安小姐,二少怎么样了?您怎么跑出来了?”张管家问道。

  安颜眼神不敢看他,毕竟刚刚发生了那样的事,她觉得很丢人。

  没有不理他,赶紧跑开了。

  张管家一脸疑惑,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  安颜回到自己的房间,感觉非常没有安全感,她抱着双臂蜷缩在墙角,肩膀上下耸动,轻声抽。

  一想到今天所发生的一切,终于忍不住将脑袋埋在臂弯里,嚎啕大哭……

  他拥有的东西太多,他的未婚妻,他的家族企业,而自己现在一无所有,只能够依靠着他生存下去。

  为什么,老天爷这么不公平,要夺走她的一切,还要在她身边安排一个让她心碎的男人?

  夜色深浓,偌大的别墅里只有一个女人委屈的哭声。

  第二天, 太阳已经升得很高,商驰头疼欲裂,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。

  他好像失忆了,自己为什么头痛一点儿都记不得,更记不得昨晚发生了什么。

  可是当他坐起身,看到房间里一片凌乱,残存的的记忆在脑海里一点一点的拼凑。

  他昨天因为要和曲家的曲婉宁订婚,心情不好,所以约陆韶光去喝酒,喝的酩酊大醉回来,是安颜在旁边照顾他,可是他却把她压在了身下……

  所有的记忆找回来,商驰环顾四周,安颜并不在房间里。

  商驰穿好衣服走出房间,正好遇到张管家。

  “安颜去哪里了?”商驰蹙着眉头问道。

  “安小姐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很久了,一直都没有出来。”张管家如实回答道。

  商驰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,眸光微深。

  张管家见他这样,张了张嘴欲言又止。

  商驰冷眼看北京专业治疗癫痫医院着他,有点不耐烦,“有什么话就说。”

  “二少,安小姐昨天晚上,在房间里哭了一整夜。”张管家对他说道。

  商驰微怔,然后立刻迈开步子往安颜的房间走去。

  房门紧锁,商驰没办法进去,可是他心里带着一股怒气,也不想征求安颜的意见,直接撞开了房门。

  一进去,只见安颜紧紧的靠在角落里瑟瑟发抖,眼角还挂着残留的泪痕,眼睛耷拉着,好像要睡着了一样。

  商驰怒火中烧,这个女人真是一次次的挑战他的耐心和底线!

  他上前去一把把她拉了起来,安颜因为长时间蹲在那里,突然被他拽起来起来,脑袋缺氧,差点没有站稳。

  而商驰一只手紧紧的攥着她的手臂,她晃了晃,这才没有跌倒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安颜没有想到他会过来,声音沙哑,像一只受惊的小鹿,战战兢兢的看着他,想到他昨晚的掠夺,她更加害怕。

  商驰看见她娇嫩白皙的脖子上,有一块块属于自己的印记,心下一沉,眉头一挑,脸色铁青的怒声道:“我怎么了?我倒想问问你,有床不睡,缩在角落里睡觉?你打算在这里蹲多久?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  安颜被他突然这么一吼,先是吓了一跳,身体微微发抖,眼里盈满泪水,下一秒,突然眼泪就掉了下来,然后忍不住放声大哭。

  她是觉得委屈,自己昨天被他欺负,然后今天还要被他凶,她终于忍无可忍,把所有的情绪都爆发出来。

  商驰眼西安如何检查癫痫眸一紧,顿时怒色满满。

  他最讨厌她这样,什么话都不说,一副委屈巴巴的可怜样。

  可是安颜的眼泪止也止不住,哭的商驰头脑发胀。

  终于忍无可忍,商驰弯下腰将安颜打横抱起。

  安颜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,一时间忘记了哭泣,然后赶紧双手抱着他的脖子,害怕自己会掉下去。

  商驰抱着她往床边走去,然后冷冷的说了一声,“放手。”

  安颜略微有些尴尬的收回自己的手,商驰把她扔到床上。

  看着她梨花带雨,我见犹怜的模样,心中忽有不忍。

  可是无论什么时候,他都不会和颜悦色的跟她说话,即使他很不忍心。

  “我告诉你,你已经跟我签订了合约,你就是我的人了,昨天晚上我只是行使我的权利,你不用觉得委屈。”商驰冷冷的说道,同时,他的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一样。

  行使他的权利?

  安颜嘴角一僵,然后抬起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商驰,“我没有……”

  商驰看着她哭的红肿的眼睛微微一愣,可是依然无法对她软语温存。

  “别说你没有!”

  商驰瞪着他,声音骤然提高,让本就害怕的安颜忍不住浑身颤栗。